005 两年的愚蠢(1 / 1)

遥远的她 苏漫歌 733 字 1个月前

有叶星河的这番话,叶念安知道这婚离不了,也的确是她想得太简单了。

只要傅若琛不点头,就不可能离,而且傅家这次能把事情处理的让叶家满意,这辈子她都不可能离婚,正想着便看见家门口站着一位身形纤瘦却气质高雅的女人,她穿着一条水蓝色的长裙,肌肤雪白挽起长发,叶念安脚步一顿。

听见身后有声音,那女人转过身来,略有病态的面庞叫人心生怜爱,她就是傅明玉,人如其名。

“表嫂。”她声音温柔。

叶念安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理睬她,以往都是照顾她保护她,现在尴尬且抗拒。

“有事?”叶念安一边开门一边问,没看她,不知道又要来演哪出戏了。

傅明玉静静的看着她,开口道:“这是我去托人买的补药,对你身体好,这是我一番心意,表嫂你收下吧。”

“我挺好的,不用吃药,你自己留着吧。”叶念安还是没有看她,正准备进门,却被傅明玉冰凉的小手拉住,叶念安这才转身瞧了她一眼。

这一瞧,便看见傅明玉眼眶通红,忍耐着没有落泪对她说:“表嫂,昨天的事情我对不起你,我不知道你已经……我只是不想离开这里,出国的话就只剩我一人了,我太害怕了,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人。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也越来越哽咽,傅明玉才20出头,在傅家手掌心里长大,叶念安也多少能明白异国他乡一人无依无靠的感受,只是这番话她现在多少有些不想听,毕竟眼前的傅明玉早已不是单纯的小妹妹。

“我昨晚就已经说了,你们傅家的事情和我没关系,也不要再来单独找我,没空招待你。”叶念安抽出手臂,之前对她有多温柔,此刻就有多冷漠。

她看见自己关上门那刻,傅明玉豆大的泪珠从脸颊滑落,我见犹怜,或许她也没想到叶念安冷漠的时候,会这么让人发怵。

傅明玉走后没多久,还未到下班时间,傅若琛就回来了,叶念安正坐在阳台看书,听见傅若琛回来也没有动,若是平时早就迎上去了,直到傅若琛走进,将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叶念安的面前:“这些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叶念安看着眼前的大盒小盒,和傅明玉今天提来的一模一样,她攥紧手中的书,气血上头,猛地起身:“你和傅明玉还真是挺会纠缠人的,怎么?替她送表愧疚?我说了我不需要,全都给我拿走。”

回房前还不忘瞪一眼傅若琛,叶念安算是发现了,自己的忍耐这些人根本不在乎,一次次的羞辱她的自尊,让她看着他们的竹马情深,回想自己这两年的愚蠢!

留下话说一半,被叶念安骂懵了的傅若琛,他看了一眼大盒小盒的补品,眉头紧蹙,若有所思。

以前倒是没有发现,他妻子的脾性竟然这么大。

……

“渣男啊,渣男,你都和傅明玉说了不要,还给你提过来,怎么这傅若琛说一套做一套,果然天下男人都一样,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你哥居然不让你离婚。”沈若离本是不放心给叶念安打电话来问问,谁知道叶念安说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狗血。

叶念安也是气的上头,以前也没发现自己是个暴脾气,她酸溜溜的说:“人家青梅竹马我算什么。”

“话说就这情况,你家傅总能把表妹送走?”沈若离表示怀疑。

“我决不能坐以待毙了,不然迟早被他们合伙气死。”叶念安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婚纱照,这个男人可真能装,装恩爱,为什么她没有早发现。

“话说傅若琛爸妈知道你孩子没了吗?”沈若离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念安。

“必然不知道,不然一定会杀到家里来兴师问罪的。”肯定是傅若琛不知道怎么把前因后果说给他爸妈听。

叶念安伸手将婚纱照扔在一边的垃圾桶,理好情绪,要摆脱这一切就只能让傅若琛自己提出离婚。

可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主动提出离婚呢?